新闻动态

NEWS

万亿级家政赛道背后:家政人员缺口已扩至3000万

发表日期:2021-12-04 18:44 【返回】

  上午十点,邓汉娣接到派单员电话。一小时后,她通过面试成功接下月嫂订单。作为三星月嫂,邓汉娣坦言,“如今应聘月嫂规范了很多,不再需要低价抢单,也不必时刻关注订单,工资按照月嫂星级结算,月收入可达一万元左右。”

  邓汉娣所在的宜尔宝是一家专注母婴护理的员工制家政企业。不同于人员流动性强的平台制,员工制即家政公司有权为员工分配相应的工作,与家政从业员工签订劳动合同并为其缴纳“五险一金”。不只是宜尔宝,广东不少家政企业正在探索多元的商业模式。

  随着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以及“三胎”政策放开、老龄化加速等因素的共同推动,广东家政行业正在经历冰火两重天的市场考验。一方面,家政行业市场主体数量增长迅猛,企业总数已超210万家;另一方面,全国家政从业人员缺口扩大到三千万。

  受访专家表示,广东家政产业体量大、增速快,新兴应用场景丰富,但规模以上企业市场份额还不足以成气候,中小市场主体仍是主体。未来家政行业高端化消费前景较好,抢占服务逻辑创新高地将成为家政行业发展的突破口,同时,供需两端仍需长期的市场教育。

  邓汉娣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她所在的公司月嫂工资与星级严格挂钩:一星级月薪6000元,二星级月薪8000元,三星级月薪过万,而金牌月嫂工资可达19800元。

  据艾媒发布的《2021年中国家政服务业市场规模及重要细分领域分析》数据,2021年家政服务行业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万亿元。2015-2020年,中国家政服务业市场规模逐年稳步增长,2020年达到8782亿元,同比增长约26.0%。

  据不完全统计,前三季度全国家政相关企业总数已超210万家,而广东省凭借强大的市场需求和GDP总量,在市场规模和企业主体数量上继续跻身全国前列。

  广东的家政产业发展一直处于全国前列。广东人口基数大、市场需求旺盛,加上改革开放前沿的优势,家政产业在扩内需、稳就业、增服贸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长期以来,家政服务环节缺乏规范和约束,品牌化程度低等问题较为突出,制约着行业的稳健发展。当下,多样化家政服务成为刚需,家政企业正在积极发展新业态新模式,加速形成行业头部壁垒。

  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会长、广州市宜尔宝家庭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德毅表示,广东家政产业高速发展的背后有资本的推动,而行业规范改革和新兴细分领域需求增加也成为关键推手。

  2019年,广东正式启动“南粤家政”工程。根据国家发改委印发的《深化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领跑者”行动三年实施方案》,到2023年,每个“领跑者”城市要培育3家以上品牌化员工制家政企业。

  在金融支持、社保福利方面,广东持续为家政行业出台利好政策。据悉,今年4月,广东省人社厅与中国银行广州分行签订“南粤家政”专属融资服务方案,为单一企业提供免抵押担保贷款额度最高1000万元,广东家政企业借此获得金融活水。

  此外,广东还开立“人证合一”诚信认证系统,统一编写“南粤家政”教材,设立行业新标准。今年4月,广东省人社厅将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家政从业人员群体列为工伤保险参保对象。

  朱德毅表示:“如今企业每月只需为家政员工购买8元的保险,一年不到100元,就可以纳入工伤保险的范围,这对企业、员工、雇主都是一种减负。”

  从促进就业、技能培训、社会保障等领域,拓展到产教融合、发展员工制家政企业、强化财税金融支持、家政服务标准化等领域,广东家政行业正加速迈入提质阶段。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配套措施主要是为打造员工制企业服务。”朱德毅解释道,“目前,广东大概有20%的家政企业已经转型成员工制企业。从市场的转型和响应速度来看,这将是一项长期工程。”

  自2012年以来,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崛起,资本涌入家政赛道,形成两次产业发展高峰,互联网家政服务平台凭借着便捷性、智能化的优势独占鳌头。2018年,以好慷在家为代表的新型家政模式应运而生。好慷从保洁这一细分家政应用场景切入,最终也转型为员工制企业。

  据朱德毅介绍,从平台制到员工制,具有深层次的转变意义。一方面,员工制所代表的规范化、可量化的模式越来越受资本的青睐。例如在保洁、收纳等短平快项目中,员工制企业将服务产品化做到极致,降低了资本进入的门槛。

  据极数《2021年中国互联网家政服务行业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互联网家政服务行业融资金额为4.7亿元,投向领域更加细分,聚焦于洗护、月嫂等。

  “把服务产品化,从业人员类产品化,家政企业们正在探索和适应市场发展,消费者也需要去适应这个过程。”朱德毅表示。

  另一方面,员工制并不是简单的劳动关系的转让,背后还涉及商业模式、管理模式的更迭。“家政的品牌连锁不能只停留在加盟式的轻管理连锁上,而应该是直营式的连锁。”朱德毅认为,“作为一个个性化极强、重资产重运营的产业,家政行业的多因素、复杂性决定了它不可能像成熟互联网平台一样遍地开花、复制粘贴。”

  以58到家为例,它是典型的平台制家政品牌。在平台型模式下,以互联网为核心的O2O平台链接起家政工具产品供应商和家政服务提供机构或家政服务提供者,用平台便捷化的优势吸引家政服务提供者进驻,为家庭客户提供匹配服务。

  而以宜尔宝、51管家为代表的员工制企业则是将员工与企业进行绑定,具有可考核、可规范、弱流动、强归属、重资产的运作模式特点。

  轻运营的O2O模式和重资产的员工制模式是否会在市场博弈中找到新的平衡点?家政企业在便捷化的互联网平台模式和日益高端、规范化的员工制模式中该如何选择与寻求突破?

  “从市场适应角度出发,员工制企业未来主要从工种上去突破,而平台制企业则会积极寻求数字化协同,实现家政行业的互促互进。”深圳市家庭服务业发展协会会长、深圳市深家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景涛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

  作为一家员工制的类平台家政公司,深家网络提出“数字化让家政更加简单”的口号。旗下“社区邦”家政服务平台成立于2010年,经过“行业调研-全链条运营-数字化系统”三次技术迭代,如今已建成“互联网+家政”O2O垂直一体化运营体系。

  社区邦提供的服务主要包括让客户在平台下单,为家政品牌做互联网推广、建立从业人员的诚信档案、开放加盟,让店面渗透到社区中。服务对象包括企业、家政从业人员、加盟商、平台工作人员。目前社区邦服务的家庭用户达到5万人次,注册的从业人员在3万-4万人之间,以收取中介费、培训费和赚取服务订单差价为盈利点。

  例如,社区邦今年为“CD大白熊家政”、“奥美林家政”、“云想整理师”这三个品牌提供公众号的系统初始化服务,目前正在上线阶段。在社区邦的数字化系统下,这些品牌搭上互联网化的快车。

  “品牌负责把服务质量提升、售后环节优化,剩下的推广、上线等耗资耗时比较长的工作,交给我们平台就可以。”孙景涛表示。

  数字化协同的背后,除了体现“企业出服务、平台出技术”的产业分工理念,更能体现技术、服务人员知识架构、服务逻辑的协同。

  在孙景涛看来,服务逻辑、商业模式的创新将是未来平台制发展的制胜因素。数字化的平台的介入使以往难以实现的模式变得有迹可循,而业务逻辑和技术结合的方式将是未来家政产业探索的方向。

  “比如,在提高家政人员线上化比例方面,我们的逻辑就是靠数字化平台去刺激和留住员工,而不是像传统平台通过简单的电话联系。在商业模式设计上,我们会在系统层面设计一个互动、激励机制,增加一线家政人员的互动率。这也是改善从业人员数字化知识架构的方式之一。”孙景涛解释道。

  员工制企业在某些特定工种领域,比如说保洁,收纳,高端的育婴早教,有望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而对于月嫂等住家型工种,如果完全实现员工制,企业所需负担的潜在风险和成本难以预估。

  在行业内部人士看来,未来传统家政公司、服务型家政公司等市场主体,将在“市场逻辑驱动技术”的思路下,进一步实现技术共享共建、数字协同,实现长期互惠共存。

  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区,现代家政行业发展良好,在数字化家政方面具有较强的优势。具体而言,广东在软件人才、市场供需支撑、营商环境方面具有发展优势。

  在孙景涛看来,未来想做强做大广东家政产业,还需要强力扶持员工制企业和互联网技术型平台良性发展;同时鼓励企业和政府加大对服务产品创新和高质量发展的投入,比如鼓励打造早教育婴师等细分领域的高端服务,帮助员工制企业扩展业务版图。

快速导航

×